新疆慈善总会

当前位置:首页> 慈善义工

志愿服务,不是你"想奉献"就"会奉献"

时间: 2015.02.06

“仁者爱人”,正是这份爱人之心让人类能够无私奉献,守望相助地走过漫长岁月;也正是这份爱人之心,让起源于近代的志愿服务,以燎原之势发展成人类社会为之骄傲的文明标签。


仁爱之心从来都是我们的文化基因,但志愿服务对于我们却是新鲜事物。与全国大多数地区一样,我市志愿服务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经过2008年奥运会后,志愿组织出现大规模增长。截至目前,大连市共有市青年志愿者协会、市环保志愿者协会等各级各类志愿者队伍850余支。此外,各区还广泛分布着6650余家社区社会组织,全市登记注册志愿者近100万人,基本每7个人就有一个志愿者。但是,这些志愿组织与志愿者在教育、文化、助老等多个领域发挥重要作用的同时,也面临着自身的许多发展局限,有许多亟待破解的难题。


凭着“想奉献”的一腔热情,越来越多人加入志愿者的队伍;然而,想要志愿服务走得远,走得久,志愿组织与志愿者还需要学习“会奉献”。


受助者之窘:原来你给的我都不想要


如今的志愿服务,很多时候都是:“剃头的挑子——一头热”。有时更像有些男孩追求女孩,人家女孩明明喜欢香蕉,但男孩非送人家一车苹果。还口口声声地说:“看,我是多么地稀罕你,多么地爱你……”如此这般,说明两人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无法同频共振,成功率自然小得可怜。所以,男孩真想追到女孩,让女孩欣然接受礼物并赢得好感,前提还得好好调查研究一下女孩真正的喜好。


“现在总有人给我打电话要来看孩子,我基本都不让来,因为真的是‘不堪其扰’。志愿者来几乎都会带礼物,现在孩子们习惯见到陌生人就要礼物。而且,他们来的时候孩子挺高兴,片刻工夫就走,孩子又感觉很失落。还有的志愿者带着孩子来,当着我们的孩子面,告诉自己孩子他们多幸运。这既伤害了我们孩子的感情,对他们的孩子也绝不是好事。其实,现在我们的孩子在物质生活方面有足够的保障,我们需要的是能够带孩子做游戏,陪伴孩子,教孩子各种才艺的志愿服务,但基本没有志愿者能做这样的服务。” 大连市福利院院长王廷剑的话,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目前我市志愿服务存在的主要问题:很多时候,志愿者并不了解服务对象的需求,一厢情愿地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明明对方想要“香蕉”,志愿者却一直给着“苹果”。


“我们做活动一般都是听朋友告诉哪有什么人需要帮助,然后我们就去联系。没有什么计划,因为我们没有办法知道精确的志愿服务需求。”一小时爱心俱乐部的召集人程继说。这个成立了3年的志愿组织拥有成员2000多人,他们做过慈善捐款、去过敬老院、帮助过残疾人、看望过孤独症孩子……所有的活动都是根据得到的信息随机发布的。经历过100多人同时奔向一个活动地点,短暂热闹后又都迅速离场的阶段后,如何能够真正做点什么事成为程继和他的核心成员们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今年我们与中山区昆明街道的部分残疾人群体建立了联系。在深入的接触后你才发现,他们其实更需要志愿者长期的心灵陪伴,这个比你来送点东西重要得多。”一直参与一小时志愿活动的于伟说:“真正的需求必须得接触才能知道。我们在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发现,有个男孩特别喜欢做布偶,做得还不错,就是脸上的五官不会画,我们就找到志愿者替他进行深加工,并努力为这些布偶找到市场,这对他来说才是真正需要的。”


志愿者之惑:我想做,但该怎么做?


受助者的窘境,从另外一个侧面折射出了志愿者的困惑。本来是好心做好事,但到底该怎么去做?谁能来教教我?服务培训有没有?组织管理行不行?咱能再专业一点吗?咱能再高级一些吗?


小琪刚刚走出大学校门,在校时她注册成为了志愿者。但那时主要是为了拿学分,基本就没参加过志愿活动。参加工作后,小琪想要真正做些志愿服务。好不容易找到组织,周末参加了一次慰问残疾人的活动,当时去了20多名志愿者。到了残疾人中心后,小琪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有经验的老会员会主动找残疾人聊聊天,小琪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和他们沟通,生怕自己说错话。尴尬地参加完活动后,小琪参加志愿活动的信心和热情都打了很大折扣。


与小琪年龄相仿的丁子却在志愿活动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除了上班时间,丁子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志愿活动上,一年多时间里,丁子组建了很多个志愿活动,免费教有兴趣的人学习形体舞、吉他等,所有的场地和老师都是丁子一个人联系的,他说:“因为喜欢所以不觉得困难”。


程继最近也一直在琢磨着怎么给核心志愿者进行培训,沟通技巧、基本心理常识、自我保护疏解等知识其实是志愿者必备,却也是一直缺少的。他说:“以后我们一方面要有针对性地招一些专业志愿者,培训现有志愿者也非常重要,不然不仅保证不了志愿服务的质量,也造成了志愿者队伍很大的流动性。为了留住志愿者,今年我们要在志愿服务之外开展一些娱乐活动,得让志愿者自身先强大起来。”


流动性太大是让很多志愿组织都头疼的问题,也是目前志愿服务还处于初级阶段的主要标志之一。造成这种流动性的原因很多,缺乏统一的管理平台也是其中之一。目前,大连市志愿者身份与志愿服务时间的管理基本各自为政,两个组织之间的志愿服务时间无法累计,这让很多需要志愿服务时间证明的志愿者选择离开。中山区青泥洼桥街道青泥社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有时候需要志愿服务,志愿者就会问你们能不能出具时间证明。知道我们做不了后很多人表示来不了。”


服务之困:没钱不行,有钱没监管也不行


志愿服务也需要资金保障。这个资金如果单靠志愿者自己拿,可以说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而得到政府相关部门资助的志愿组织又寥寥无几,所以很多志愿服务组织都会想法从社会募集资金。但问题来了:募集来的钱谁来监管?


“上次我们搞活动,一名志愿者伤到了脚,他自己买了药后坚持将活动做完了。我们都是自愿来做活动的,受伤了就自己想办法吧……” 如果在志愿服务中受伤了该怎么办?记者问十几名志愿者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基本都是没想过,志愿组织负责人则大都回答这也是他们一直担心的问题。


根据相关规定,志愿者在进行志愿服务时应该享受到保险,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但是,目前除了市慈善总会为其60万名志愿者购买了10万份不记名保险外,基本没有志愿组织为志愿者购买保险。而这个难题对于草根志愿组织来说目前基本无解。因为,与国外成熟的志愿组织拥有多个筹资渠道不同,大连市志愿组织除了部分享受政府相关部门资助外,大多数组织完全没有资金来源,每次活动都要志愿者募集费用。


志愿组织大连·文艺部发起人丁子说:“现在周围很多组织负责人大部分精力都用来找钱。他们总是对我说,没有钱肯定活不长。可是我觉得涉及到钱就变味了。”资金短缺是志愿服务发展的瓶颈之一,同时管理资金的能力也考验着一些志愿组织。据业内人士透露,有些新兴志愿组织,会利用自己的志愿组织身份免费得到场地、产品、资金等多种赞助,可是这些财物却没有监管,缺少透明管理,因而不乏部分管理者瓜分财物的现象。一小时爱心俱乐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坚持每次活动都AA制,每次活动之后,连几元钱都要公示。但是,这种模式能坚持多久,程继自己也很难说。


捐款帐号

  • 单位名称新疆慈善总会
  • 开户行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疆分行
  • 捐款帐号107607947318
  • 行号1048810074049
捐款请写用途! 我要捐赠

微信关注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账号

账号:新疆慈善总会

版权所有©新疆慈善总会 新ICP备12043486号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华南路538号 邮编:830002 联系电话:0991-2862167